午羊

珍惜之物被玷污也是种修行

关于绘画与格斗

最近看了点格斗的番,尝试用不同的方向理解与绘画的相似处,自用脑洞,无根无据,且自己也不能做到(被打),以上。


气息:气息是格斗者的灵魂,吐息之间,皆是节奏。绘画也是如此,要找“屏息凝神”的状态。将呼吸集中于丹田,流畅,缓慢,让身体的运动趋于平缓,感受气带动手腕的稳定感。这里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不同人的“气”是不同的。所以,不同的“气”会影响线条,笔触。一个手法成熟的人,能够轻松将“气”外化成可视形态。所以看艺术家的画或书法,可以感知到某种气的流动,那是艺术家创作时的呼吸,是一种内在气质。


跟踪:这里指眼神的跟踪,在格斗中,你需要时刻关注敌人的举动。这个举动不仅仅是表现出来的肢体动作,更重要的是——趋势。首先是预判,无论格斗还是绘画,“预判”是一个专业级选手的必备素质。所谓“胸有成竹”,胸有美竹,气息不乱,“气”才会传递到笔尖,爆发出来。其次是提炼,眼的跟踪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在观察对手/作品时,提炼趋势,其实是在破思路,这样在遇到新的敌人/风格时,也能见招拆招,不会无所适从了。顺带一提,观察的对象是很广泛的,能不能进入“鸢飞鱼跃,活泼玲珑,渊然而深的灵境”,就看自己的悟性了。


发力:如果说格斗的力是从脚跟发起的话(即“下盘稳”),绘画的力应当由肩带起,肩带腕,腕带手,中指发力,敦厚踏实,抑扬顿挫,米山舞的握笔法和中国握毛笔的姿势有异曲同工之妙。事实上,做动画的人或练过大量速写的人才能掌握这个技巧,它就像李小龙练飞踢一样——没有捷径,只有无尽的重复与汗水。它对天赋要求最低,却是绝对强大的致命招数。


对手:绘画与格斗的对手,其实都是自己,每一张饱含思想的作品,应该是一个自我博弈的状态。画面如擂台,你与自己对打,或畅快淋漓,或痛苦不堪。也许作品完成,你已经倒在擂台中央,但看着同样倒在地上的“另一个你”,那种快乐与满足是难以言喻的。齐白石为何闭关十年探索新的风格?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新的风格,代表着新生吧,可以理解为涅槃。


心境:格斗与绘画都无比重视心境,所谓心境,是一种持续、平稳的状态。也许你在刚看完某个作品或对某件事比较激动的时候,往往做不好创作。同样,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反而会给人一种宁静的气场。好的创作者或格斗者,内心一定是宁静的,静的好像能听到心里的回声。有一些保持“静”的方法,饮食清淡、作息规律、身体干净整洁、健身、冷媒介艺术等。


zone∶这是一个运动界用的词,是在人注意力高度集中和高度兴奋的状态开启的类似“小宇宙爆发”的状态。它是“战无不胜”的代名词,意味着突破日常大脑给自己的束缚,是潜能的开发。如果放在艺术或研究中,可以理解为“钻进去了”或“如痴如醉,思如泉涌”的状态。这种状态下,人常常是非理性的,但精神却高度集中,各项能力高度配合,能做出一气呵成的惊人作品。但这与之前对各项能力本身的提高有关,一个能力值很低的人,即使进入到zone也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


以上 格斗番真好看,肌肉男人打架,赛高💪。

我们的星空,其实都是亿万光年前星空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活在现在,可是天上发生的却是地球甚至太阳系还没出现的世界

被遥远的过去包裹着,想想还挺神奇的

文化是什么(自用)

看看风格吧,用时代分大概可以分成复古 前卫 时尚三类。


古典是过去的流行。


前卫是未来的流行(想象的)


时尚是现在的流行。


流行,流行是一种人的生活状态,是现在进行时。


然后人死了。


太爷爷太奶奶,祖爷爷祖奶奶,到宗祠宗庙,到各个朝代,到毛猴子,他们就成了历史。


所谓历史,就是流行。


比较神奇的是,时间可以被量化成价值。


人们爱时间,常说“爱你生生世世”“万岁万岁万万岁”


也恨时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更叹时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每个时代的人都在学习之前时代人的活法,推崇他们的流行,并起了个高雅的词“文化”。


然后就制定了各种以文化为蓝本的规则,高大上。


文化课考到学生捶头。


前人的锅碗瓢盆被拍卖天价。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也不是某个国家的问题。其实原因只有一个。

人命短。

命短,所以爱时间。爱时间,所以爱超越自己时间的东西,合情合理。


所以,因为人的生命短暂,人才会拼命想留住那些,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时间。


所以文化,可能是时间吧。






关于学习和绘画的一点感悟

自用 也是用了分形思想

绘画的

作品是一个人的灵魂切片,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切片,是人类文明的灵魂切片。

反之

看一个作品,可以看到一个人的灵魂,一个民族的灵魂,一个时代的灵魂。


学习的

学科是由谁建造的呢?如果你进入一个宫殿,你觉得了解这个宫殿的结构最直接的方式是什么呢?

找导游?看指南?

不如,直接去问问建筑设计师吧。


所以,在学科的理论大厦里,教师如导游,论文如指南,他们往往没什么用,还容易迷失其中,眼花缭乱。


不如直接和建造者对话吧。


ornament

Chinese and Japanese

渣译

p68

景泰蓝

我们毫不犹豫的把景泰蓝作品放到“中国和日本”的标题下。他们纹路确实一模一样,日本的纹样在中国的影响下出现,并且两国的工艺品除了彰显他们卓越的工艺和独特的品味外,也显示了他们不约而同所享有的盛名。

p71

丝绸与连续花纹

这张丝绸样本整合了主要纹路——摘自一本中国书——像世界各地能找到的最好的织造设计书一样。黄色背景象征清朝皇室——当时的掌权者。龙纹则向中国人彰显它掌权者的社会地位。值得注意,这种材料取得的效果不是渐变而是突变。同时,跳脱的白色描边引导着眼球,使目光掠过图案时没空游离。这些轮廓粗细适中的使临近色呈现出来,除非是更广泛的案例(导致更亮)。较亮的白色纹路包围着龙,可以这么说,为他们创造了可沉浸的氛围。通过逐渐发展背景色,我们已经在丝绸纺织上模仿这种方式。在盘子底端中心的黑色背景上是主要图案;两个更小的图案在同一背景上,这是中国的。周边的其他图案是日本的。

谈谈技法和灵气

我想可能,对绘画技法的崇拜也是一种技术崇拜,这有点像学唐诗的宋人,学宋词的清人。


画画这东西和所有艺术门类一样,你抓的它越狠,出来的东西越匠。


东方文人画如炒菜,讲究速战速决,一笔而就,是一种生命的瞬间迸发。


西方油画如酿酒,讲究用时间打磨,层层递进,是一种生命的发展过程。


但无论哪个,都是随性的,无论是笔走龙蛇的快意淋漓,还是想起来画两笔的闲散悠然,都是一种放松的状态。


但商业复制讲究效率,效率要规则,规则便是刻板——甚至情绪也成了刻板。


所以有灵气的商业插画很少。


还有一些规则,变成奇怪的流行,比如莫名其妙的高级笔触,过于突出的几何感,满满当当的装饰品,奇怪的偏光,歪掉的嘴巴。


这些奇怪的背后,其实被技术崇拜控制着。


当然,上面说的是对他人的技术崇拜,下面则是对自己的技术崇拜。

论技法,包括色彩 构图 设计 老累都是绝对的王者,但我觉得一个画面最终能打动人的,还是“情”和“理”吧。于情,rella的人物更有人情;于理,倪传婧的插画包含丰富深刻的含义。就像在厚涂里边,论技法 黄光剑 阮佳等是绝对的大牛,但真正动人的,却是用色块画画的wolp。

南齐谢赫有六法,其中“气韵生动”排位第一,大概也是为提醒自己,即使教育推崇、商业需要、甚至社会追捧,也不要成为技法的奴仆。


自勉,其实还是错彩镂金和芙蓉出水,两种审美的分野。







分形:秩序之理——日神精神

下面是中二文字,或者说是看起来中二,但可能,可能吧,会帮助你理解不同学科之间共性的问题。

但首先明确一点,世界是先出现世界,我们的这些学科都是从世界分离出来不同“理”的世界,每个学科有自己的法则,但这些法则加起来,是一个大法则——就像曼德博集一样。


仅自用,是做为最近研究色彩产生的感悟。(当然色彩是自己研究的很基础的东西 没法和大学艺术专业比啦)


我的本科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上政治经济学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有性格的老师,不写论文,好研究政治和炒股,完全经济自由。这里不讲他的血泪炒股史,只是他开课讲过一句话,我觉得值得铭记终生。



无论多么深奥的学问,都是由最简单的核心构成的



而无穷无尽的分形图像,就是这句话的视觉展示。


无论是文字,还是图像,都揭示了...可能是世界真理中一个针尖大的角落。 它是一个关于规则的真理。


可以这么理解吗,凡是有关规则、秩序的事物,都遵循这样的规律。而且这个规律,我总觉得可能是个能具体到数的规律,也许是一个常数,一个公式,只是个人直觉。


先说一些理解起来比较简单的学科,这些学科与数字有直接关系。更符合对常数、公式的猜想。


最明显的当然就是数理化生(理性),这种用数字建立的理性大厦。因为我是学文的,所以想看看这个规律是怎么用在文艺(知觉)角度的。


拿音乐(听觉)举例。从低音到高音的音符,可以简化为数字——即简谱。但就是这个——表示人耳可感知的悦耳的声波,构成了无穷无尽的旋律。而且它不是一个无序的排列,而是形成了“乐的理”。你现在可以打开一个曼德博集合看一下,我们可以假设这是属于音乐的巨大的“理”。继续放大,它的不规则性,是不是映照着世界不同国家、民族,创造的具有相似风格的旋律? 而它的无限,不是映照着一种发展——图像的变化就像旋律的变化,无穷无尽。


同理,影视绘画(视觉),舞蹈运动(触觉视觉),工艺修理(视觉触觉),烹饪(味觉),香水(嗅觉)...都有一个“理”,这个理的规律同上面讲的一样——用极简的元素构成理论大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言任何一门学科(不要理科和管理学的థ౪థ),我试试能不能用分形思想做轮廓描述x想不出来不要打我!(涉及感官的学科基本都可以数值化,可以明显看出曼德博集的特征)


这里提一嘴,理科之外的“理”,难以给人理性的感觉,原因是受混沌的影响。混沌是一种紊乱、无序、非理智的形态。情感,缘分,命运,既视感,心灵感应,预知,巧合,直觉,都是混沌的体现。文艺类学科的混沌感更强,所以偏感性(涉及管理学的更是..),但它其实有是有“理论大厦”的,并且同时还有一个——我把它称为“混沌岛屿”。这也是无法总结成“学科通用法则”的部分。


它很重要,我以后想起来会专门谈它。现在继续回到学科,我想说一门特殊的学科,符号学。符号学是一个结合视觉符号(也可能更抽象 比如一个动作 眼神儿啥的)与背后真实含义的学科。它同时涉及理性和感性,是一个大类,和语言学啊逻辑学啊设计学啊艺术学啥的都有关系。


这里想用分形去谈谈语言文字(这里更强调文字,其实严谨讲语言不是文字)。文字是形象符号,是叩响思想大门的钥匙,是一切文化、学科、思想情感、事件事物的重要保存和交流形态(广东人和浙江人都看的懂中文)。而话语则是“发音”,是人认识世界,与世界的人与物发生关系的极其重要的方式(一个文盲可以正常说话)。这里就不强调发音了,因为发音也涉及感官(听觉),可以被罗马音等量化,也是曼德博集,很简单。


这里的语言强调的是文字。


广义的语言,我们能想到各种语,从横向空间看,有我们的中文,蒙文,藏文,到英文,日韩俄法德,阿拉伯文等。从纵向时间看,有甲骨文、金文、篆文...到繁体文、简体文,外国有古英文,古埃及文,古印度文。从现代看,还有设计界面的按键符号(看看你的手机就知道了)还有更抽象的火星文、表情包、颜文字、缩写等,包罗万象。 

说了这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元素,这个元素就是语言分形图像的基本单位,由它起始,形成万千姿态。它就是 符号,和符号背后的意思,语言学把它称为能指(能表达意思的符号)和所指(符号所指的意思)。

在这个世界,“能指”受到各种混沌因素影响,千奇百怪。但“所指”的内容却大同小异,鸟兽虫鱼,喜怒哀乐,有的代表功能,有的代表状态。比如“悲”这个字,同时表达这个意思的有sad, triste(法语 百度),(ಥ_ಥ),😭等等。

所以无论什么样的文字,表达的都是世界上..一些存在的东西。只是越高级的文明,表达越微妙。比如“悲”,有“心碎”“哀伤”“忧郁”,同时“sad”也有“sorrow”“grievd”“unhappy”这样更清晰的表达。但这些情感,是真实存在的,是先有情感,后有表达。它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内心世界也包括在客观里面了哈 这里是广义)


这是一个关于所指的“理”,很简单。


但“能指”的理,就特别能体现出分形感。从整个能指来看,它是所指所抽象出的符号文字。但表达所指的基本单位不是文字本身,而是构成文字的结构——可以理解为单词词根(源自阿丁文)、中文的偏旁部首(包括独体字等)。这些基本单位构成了曼德博集的形状单位,而语言法则就是最初的曼德博集整体形态,里面的千变万化就是围绕这门语言产生的理论学科、诗词文学、生活交流..等等。

这只是用曼德博集理解单个语言的“能指”,如果从整体的语言出发,可能它就变成了这样。

所有的“所指”,构成曼德博集的外在形态。回忆一下,所指是客观世界的反映,所以出不了这个圈。

不同的“能指”,构成由曼德博集基本形状构成的一个个语言世界里,运行着自己的法则。


这里也提一嘴,由于语言是人的产物,所以它的法则和符号和意思里本身就带有混沌。(其实凡是人创造的事物都有混沌,因为人本身就是一个混沌与分形)语法的混沌在于,即使我不按语法说话,别人也听得懂。即使是书面语,就像外交部发言人说话一样,别人也不一定能听懂他在内涵谁。🙂可以代表生气,🐴可以代表骂人。而这也是中国诗词文学的美感来源(书面语:话语蕴藉),这些都是混沌。(关于能指和所指的差异性,书面解释很绕,感兴趣自行度娘)


但你有没有发现,我没说构成“所有能指”——即曼德博集基本单位 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是符号学一直在研究的,所以我开始说,“能指”的形成受混沌的影响过于强烈,以至于很难发现规律了,也许你能从“sun”“阳”;“mother”“妈妈”等这些词中,感受到一点点相似性,但从现代设计来看,设计的通用符号似乎在试着打破语言壁垒——即找到人类语言所共通的那个“曼德博基本单位”。举个例子“!”😱⚠️( ゚д゚ ) 世界通用。但这种设计...好像也不是那么有秩序感。


我在开头说,我认为具有“理”的特点的事物,应该是有种数学性的,而且应该是一种更加简单的元素。


所以我想到计算机语言。


如果说世界分为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普通语言是现实世界交流的“介质”。而在虚拟世界中,数字成为了它的交流“介质”。


所以下面我想试着用曼德博分析下计算机语言的分形。(很不了解 如有错误 请指出与海涵)


计算机语言在我的印象里,大概是这样的,基本元素是“0”和“1”,法则就是“if ...”“if not...”,有点像glgame哈哈。那它的“0”“1”,就构成曼德博集的一个基本单位,if法则是整个集合的轮廓形状,里面各自的小世界就是c语言、c++、JAVA、phony这种,然后他们变幻无穷,我们就多了那么多软件、游戏、app。

它很神奇,我不知道电脑程序怎么写的,但它几乎可以模拟另一个世界。 我们可以做音乐,绘画,交流,编辑,传输..反正很多很多。而构成一切的基础,只有“0”“1”和“if”,它就像用数字语言翻译秩序的机器。现实中的秩序,都能被它用“0”“1”翻译,好像有点古代阴阳的感觉。


这是关于用曼德博集分析学科关联的全部,在这里曼德博集只是个代号,它也能换成朱利亚集啥的,我只是为了说明事物可能的一个小规律。


结论就是,一个事物的构成 可能包括 一个基本单位(集合的图像),一个基本法则(整个图像轮廓),和在此基础上的应用(各个分形世界)。


分形图就像秩序之神——日神(来自尼采)


再回忆一下老师的话



无论多么深奥的学问,都是由最简单的核心构成的



这句话就像它本身一样



如果你对这句话有所感受,那我说的所有都不重要了,我只是想表达这个意思而已。

感谢看到这里!



当红画师的作品小品

没有拉踩,仅本人好恶的口吻随口说说,仅谈画给我的情绪感受,自用,别搞我


看图自行百度,感受一下画面流动的情绪。


先说下rei子 因为她的瓜又在各种空间传开了,树大招风的确,遂第一个想到,不过这里禁止吃瓜,只谈画面。

老累的图,是很西方的感觉,能感觉到人物有种希腊雕塑的美感,无论男女,都能感觉到肌肉的力量感。同时也是谋篇布局到极致的人,无论是鲜艳的色彩,华丽的设计还是精妙的构图,都能感受到计算的强大,是典型的“杜甫型”选手。(所以学习的人趋之若鹜)

但在看人物眼睛的时候,我感受最强烈的是欲望

她笔下的人物,无一不服从于她的支配,就好比写一部小说,每个角色的命运都掌握在作者手中一样。哪怕是哭泣、挣扎,也仿佛在观看戏剧表演一样——与雕塑相吻合。但除此之外,似乎感受不到其他情绪。西方戏剧表演有布莱希特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显然老累笔下的人物属于前者。但这种过于理性的表达到极致,可能会发展成一种欲望,它会盖过画中人物的情绪,统治一切。


说到幕星社成员,就说说眠狼吧,眠狼的画面里是充满人物情绪的,早些年的作品灵气更强,更优雅,东西方结合与质感的微妙把握都在述说情绪。她绝不是精密计算型的,大概从笔触能感受那种放松。但近年作品透露的情绪是妥协,更加注重形式和质感,使她的作品像涂满金粉包装精美的礼物。多了乖巧,少了自信,我前面说她早期作品是优雅的,而优雅一词本身就有自信的意味在里面,仔细品味。


提起眠狼,就不由得想起伊吹五月,伊吹五月的画中,有一种诗意,无论是恬静的园林,还是东方女孩,都如诗如画,“江南无所有,聊曾一枝春”,“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四面青山是似邻,烟霞成伴草成茵”,“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诗意的画只适合用诗解释,感受一下,不再拙语。


之后,再说说罗雨时,罗雨时的图有一种电影感(注意老累是静 罗雨时是动),她的个人情绪更加内敛,她把孤独留给了自己,更多的将情绪给了画面中的人。所以她画面中的人物不仅有情绪,还有故事,而这些,都通过画面丰富的层次娓娓道来——就像电影。哪怕色彩依旧鲜艳,但仍符合生活常识的配色拉进了与观者的距离,对瞬间的捕捉,让画中人以最自然的形态展现在观者面前——就像摄影。虽然早期作品在技法层感受更多,但现在作品的内容显然包容更多,更可贵的是,里面有对人的关心,甚至文化的影子。


然后讲一下米山舞吧,她是典型的“李白型”画师,或者说已经将技法化为内力了,扳机社动画师的底子使她对线与光影的理解炉火纯青。而情绪也从极富张力的线条与光影交织中汹涌而来,这种情绪是不屈。她的画面中也具有力量感,但这种力量感不是肌肉带来的,而是弧线——更为简化的人体表达。

她画面的主人公往往是受伤的女孩,但她们常常发着光,仿佛来自未来,在风中,在雨里,无所拘束,意气风发。我不知道日本的“侘寂美学”是否渗透到了动漫领域,但那些残破,受伤的人,大概也体现这种审美。如果按戏剧表演体系分,她是典型的斯坦尼吧。但是,我觉得比较厉害的是,她画面中不甘的情绪,不是直接表露的,而是让每个画中的人物表演出她们各自的不甘,将自己的情绪变为人物的情绪,绝对是内功的丰厚。


既然提到日本的画师,不得不说说思春期,做为我最喜欢的画师没有之一,可能那部分“不属于地球人”的电波特别相合。她的画比起用情绪形容,也许春卷饭的vocal更适合。极简可爱的笔触,古朴的质感,奇妙的色彩与设计塑造了一个个古灵精怪的人物,像西方古典娃娃,却带有浓厚日式色彩的东方童话。进入她的画面,仿佛进入爱丽丝的兔子洞一样,这里没有现实,一切都是创造的,幻想的,像精灵一样看待世界,即使死亡也另有美感。

从技法上看,当然是比较崇拜她的设计功力,她的设计里边,你能感受到她对传统日本文化的喜爱与关心。对于这点,同样长于设计的rei子却看不到她对传统文化的关心,从形式到内容已经完全西化,这是件很可惜的事。这里不是踩捧,造成这样的原因也不只是个人,美学教育的缺失要背大锅,所以说可惜。




好了 掰扯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