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羊

珍惜之物被玷污也是种修行

分形:秩序之理——日神精神

下面是中二文字,或者说是看起来中二,但可能,可能吧,会帮助你理解不同学科之间共性的问题。

但首先明确一点,世界是先出现世界,我们的这些学科都是从世界分离出来不同“理”的世界,每个学科有自己的法则,但这些法则加起来,是一个大法则——就像曼德博集一样。


仅自用,是做为最近研究色彩产生的感悟。(当然色彩是自己研究的很基础的东西 没法和大学艺术专业比啦)


我的本科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上政治经济学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有性格的老师,不写论文,好研究政治和炒股,完全经济自由。这里不讲他的血泪炒股史,只是他开课讲过一句话,我觉得值得铭记终生。



无论多么深奥的学问,都是由最简单的核心构成的



而无穷无尽的分形图像,就是这句话的视觉展示。


无论是文字,还是图像,都揭示了...可能是世界真理中一个针尖大的角落。 它是一个关于规则的真理。


可以这么理解吗,凡是有关规则、秩序的事物,都遵循这样的规律。而且这个规律,我总觉得可能是个能具体到数的规律,也许是一个常数,一个公式,只是个人直觉。


先说一些理解起来比较简单的学科,这些学科与数字有直接关系。更符合对常数、公式的猜想。


最明显的当然就是数理化生(理性),这种用数字建立的理性大厦。因为我是学文的,所以想看看这个规律是怎么用在文艺(知觉)角度的。


拿音乐(听觉)举例。从低音到高音的音符,可以简化为数字——即简谱。但就是这个——表示人耳可感知的悦耳的声波,构成了无穷无尽的旋律。而且它不是一个无序的排列,而是形成了“乐的理”。你现在可以打开一个曼德博集合看一下,我们可以假设这是属于音乐的巨大的“理”。继续放大,它的不规则性,是不是映照着世界不同国家、民族,创造的具有相似风格的旋律? 而它的无限,不是映照着一种发展——图像的变化就像旋律的变化,无穷无尽。


同理,影视绘画(视觉),舞蹈运动(触觉视觉),工艺修理(视觉触觉),烹饪(味觉),香水(嗅觉)...都有一个“理”,这个理的规律同上面讲的一样——用极简的元素构成理论大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言任何一门学科(不要理科和管理学的థ౪థ),我试试能不能用分形思想做轮廓描述x想不出来不要打我!(涉及感官的学科基本都可以数值化,可以明显看出曼德博集的特征)


这里提一嘴,理科之外的“理”,难以给人理性的感觉,原因是受混沌的影响。混沌是一种紊乱、无序、非理智的形态。情感,缘分,命运,既视感,心灵感应,预知,巧合,直觉,都是混沌的体现。文艺类学科的混沌感更强,所以偏感性(涉及管理学的更是..),但它其实有是有“理论大厦”的,并且同时还有一个——我把它称为“混沌岛屿”。这也是无法总结成“学科通用法则”的部分。


它很重要,我以后想起来会专门谈它。现在继续回到学科,我想说一门特殊的学科,符号学。符号学是一个结合视觉符号(也可能更抽象 比如一个动作 眼神儿啥的)与背后真实含义的学科。它同时涉及理性和感性,是一个大类,和语言学啊逻辑学啊设计学啊艺术学啥的都有关系。


这里想用分形去谈谈语言文字(这里更强调文字,其实严谨讲语言不是文字)。文字是形象符号,是叩响思想大门的钥匙,是一切文化、学科、思想情感、事件事物的重要保存和交流形态(广东人和浙江人都看的懂中文)。而话语则是“发音”,是人认识世界,与世界的人与物发生关系的极其重要的方式(一个文盲可以正常说话)。这里就不强调发音了,因为发音也涉及感官(听觉),可以被罗马音等量化,也是曼德博集,很简单。


这里的语言强调的是文字。


广义的语言,我们能想到各种语,从横向空间看,有我们的中文,蒙文,藏文,到英文,日韩俄法德,阿拉伯文等。从纵向时间看,有甲骨文、金文、篆文...到繁体文、简体文,外国有古英文,古埃及文,古印度文。从现代看,还有设计界面的按键符号(看看你的手机就知道了)还有更抽象的火星文、表情包、颜文字、缩写等,包罗万象。 

说了这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元素,这个元素就是语言分形图像的基本单位,由它起始,形成万千姿态。它就是 符号,和符号背后的意思,语言学把它称为能指(能表达意思的符号)和所指(符号所指的意思)。

在这个世界,“能指”受到各种混沌因素影响,千奇百怪。但“所指”的内容却大同小异,鸟兽虫鱼,喜怒哀乐,有的代表功能,有的代表状态。比如“悲”这个字,同时表达这个意思的有sad, triste(法语 百度),(ಥ_ಥ),😭等等。

所以无论什么样的文字,表达的都是世界上..一些存在的东西。只是越高级的文明,表达越微妙。比如“悲”,有“心碎”“哀伤”“忧郁”,同时“sad”也有“sorrow”“grievd”“unhappy”这样更清晰的表达。但这些情感,是真实存在的,是先有情感,后有表达。它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内心世界也包括在客观里面了哈 这里是广义)


这是一个关于所指的“理”,很简单。


但“能指”的理,就特别能体现出分形感。从整个能指来看,它是所指所抽象出的符号文字。但表达所指的基本单位不是文字本身,而是构成文字的结构——可以理解为单词词根(源自阿丁文)、中文的偏旁部首(包括独体字等)。这些基本单位构成了曼德博集的形状单位,而语言法则就是最初的曼德博集整体形态,里面的千变万化就是围绕这门语言产生的理论学科、诗词文学、生活交流..等等。

这只是用曼德博集理解单个语言的“能指”,如果从整体的语言出发,可能它就变成了这样。

所有的“所指”,构成曼德博集的外在形态。回忆一下,所指是客观世界的反映,所以出不了这个圈。

不同的“能指”,构成由曼德博集基本形状构成的一个个语言世界里,运行着自己的法则。


这里也提一嘴,由于语言是人的产物,所以它的法则和符号和意思里本身就带有混沌。(其实凡是人创造的事物都有混沌,因为人本身就是一个混沌与分形)语法的混沌在于,即使我不按语法说话,别人也听得懂。即使是书面语,就像外交部发言人说话一样,别人也不一定能听懂他在内涵谁。🙂可以代表生气,🐴可以代表骂人。而这也是中国诗词文学的美感来源(书面语:话语蕴藉),这些都是混沌。(关于能指和所指的差异性,书面解释很绕,感兴趣自行度娘)


但你有没有发现,我没说构成“所有能指”——即曼德博集基本单位 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是符号学一直在研究的,所以我开始说,“能指”的形成受混沌的影响过于强烈,以至于很难发现规律了,也许你能从“sun”“阳”;“mother”“妈妈”等这些词中,感受到一点点相似性,但从现代设计来看,设计的通用符号似乎在试着打破语言壁垒——即找到人类语言所共通的那个“曼德博基本单位”。举个例子“!”😱⚠️( ゚д゚ ) 世界通用。但这种设计...好像也不是那么有秩序感。


我在开头说,我认为具有“理”的特点的事物,应该是有种数学性的,而且应该是一种更加简单的元素。


所以我想到计算机语言。


如果说世界分为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普通语言是现实世界交流的“介质”。而在虚拟世界中,数字成为了它的交流“介质”。


所以下面我想试着用曼德博分析下计算机语言的分形。(很不了解 如有错误 请指出与海涵)


计算机语言在我的印象里,大概是这样的,基本元素是“0”和“1”,法则就是“if ...”“if not...”,有点像glgame哈哈。那它的“0”“1”,就构成曼德博集的一个基本单位,if法则是整个集合的轮廓形状,里面各自的小世界就是c语言、c++、JAVA、phony这种,然后他们变幻无穷,我们就多了那么多软件、游戏、app。

它很神奇,我不知道电脑程序怎么写的,但它几乎可以模拟另一个世界。 我们可以做音乐,绘画,交流,编辑,传输..反正很多很多。而构成一切的基础,只有“0”“1”和“if”,它就像用数字语言翻译秩序的机器。现实中的秩序,都能被它用“0”“1”翻译,好像有点古代阴阳的感觉。


这是关于用曼德博集分析学科关联的全部,在这里曼德博集只是个代号,它也能换成朱利亚集啥的,我只是为了说明事物可能的一个小规律。


结论就是,一个事物的构成 可能包括 一个基本单位(集合的图像),一个基本法则(整个图像轮廓),和在此基础上的应用(各个分形世界)。


分形图就像秩序之神——日神(来自尼采)


再回忆一下老师的话



无论多么深奥的学问,都是由最简单的核心构成的



这句话就像它本身一样



如果你对这句话有所感受,那我说的所有都不重要了,我只是想表达这个意思而已。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