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羊

珍惜之物被玷污也是种修行

谈谈技法和灵气

我想可能,对绘画技法的崇拜也是一种技术崇拜,这有点像学唐诗的宋人,学宋词的清人。


画画这东西和所有艺术门类一样,你抓的它越狠,出来的东西越匠。


东方文人画如炒菜,讲究速战速决,一笔而就,是一种生命的瞬间迸发。


西方油画如酿酒,讲究用时间打磨,层层递进,是一种生命的发展过程。


但无论哪个,都是随性的,无论是笔走龙蛇的快意淋漓,还是想起来画两笔的闲散悠然,都是一种放松的状态。


但商业复制讲究效率,效率要规则,规则便是刻板——甚至情绪也成了刻板。


所以有灵气的商业插画很少。


还有一些规则,变成奇怪的流行,比如莫名其妙的高级笔触,过于突出的几何感,满满当当的装饰品,奇怪的偏光,歪掉的嘴巴。


这些奇怪的背后,其实被技术崇拜控制着。


当然,上面说的是对他人的技术崇拜,下面则是对自己的技术崇拜。

论技法,包括色彩 构图 设计 老累都是绝对的王者,但我觉得一个画面最终能打动人的,还是“情”和“理”吧。于情,rella的人物更有人情;于理,倪传婧的插画包含丰富深刻的含义。就像在厚涂里边,论技法 黄光剑 阮佳等是绝对的大牛,但真正动人的,却是用色块画画的wolp。

南齐谢赫有六法,其中“气韵生动”排位第一,大概也是为提醒自己,即使教育推崇、商业需要、甚至社会追捧,也不要成为技法的奴仆。


自勉,其实还是错彩镂金和芙蓉出水,两种审美的分野。







无聊看了下薛蟠的电视剧人设给我吓吐..遂做了个人设小卡,希望不会过于ooc..(好吧再怎么ooc都比电视剧强吧